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电商导购站遭淘宝打压推广成本高成隐患iyiou.com

2019年03月11日 栏目:故事

电商导购站遭淘宝打压 推广成本高成隐患对于美丽说蘑菇街而言,其发展环境已发生新的变化春天刚到即感受到寒意。种种迹象显示,电商导购站的

电商导购站遭淘宝打压 推广成本高成隐患

对于美丽说蘑菇街而言,其发展环境已发生新的变化

春天刚到即感受到寒意。种种迹象显示,电商导购站的火爆局面或将遭遇残酷挑战。

过去两年,以美丽说、蘑菇街为代表,电商导购站的蜂拥而起成为中国互联的热门现象。这种兼具社交和电商两种模式的站,创造了颇有诱惑力的概念想象空间:基于社交分享、兴趣分析和内容筛选,它可以帮助用户大大降低购物搜索成本并提高效率,与此同时,站通过电商销售分成直接获得收入。

但本质上,电商导购站仍未超脱于中国互联的基本商业模式:流量的低买高卖。

其流量高度依赖搜索引擎、社交媒体等来源,收入又高度依赖零售电商平台巨头淘宝。显而易见,站无论流量和收入哪一端出现问题,都会破坏这种模式的正常运行。

正因为如此,淘宝近数月传达出的信息令这些电商导购站极为不安。

消息人士向腾讯科技透露,今年五月,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微博)曾在内部会议上发表了针对电商导购、返利类站的几点原则:,不扶持上游导购站继续做大,阿里的流量入口应该是草原而不是森林;第二,产业链上可以和异业合作,尽量不和同业合作;第三,不扶持返利类站。

马云是否曾发表此番表态未得到阿里巴巴官方证实,但显然并不是空穴来风。电商导购站和淘宝关系的微妙早已显露,蘑菇街合伙人、CMO李研珠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公开表示:蘑菇街做大了,淘宝很紧张,因为谁也不希望自己有个上游,而且还挺大。 淘宝商家事业部社会化电商负责人李杰也曾表示,淘宝希望上游有1万个蘑菇街,即不希望少数站做大。

事实上,就在传说中的马云内部讲话前后,淘宝联盟已经调整了部分政策,其中核心的一条是不允许第三方淘宝客站在站内向用户提供淘宝商品搜索功能。

表面看来,该项政策调整是为了避免API调用过多后,用户访问淘宝时图她成了孤儿片无法显示的情况。但外界将此视为淘宝开始打击电商导购和返利类站的信号。

业内人士向腾讯科技解读认为,对淘宝而言,用户在站内即完成搜索行为而不是通过第三方完成搜索行为将提高淘宝的广告价值;而对电商导购站而言,淘宝商品搜索框是淘宝客成交率的地方,淘宝停止搜索功能的API接入后,将大幅降低导购站的成交转化率。据了解,蘑菇街旗下返利站五六折因淘宝联盟的这一调整而被迫关闭一段时间。

由于淘宝政策调整后的影响,以及相应开始削减市场推广费用,近三个月美丽说和蘑菇街的流量数据表现不佳。Alexa数据显示,蘑菇街近3个月的PV下滑高达23.95%,美丽说近3个月的PV也仅增长5.95%。去年同期,两家站的月均PV增长均超过50%。此外,两家公司的百度指数均出现了大幅下滑。

电商导购站收入过度依赖淘宝,是中国电商的市场格局所致。当淘宝持开放心态时,这并非什么严重问题,而一旦淘宝趋向封闭,哪怕是有限度的封闭,也必然波及依附于其的寄生体。

这仅仅是前进曲线中短期的波折?还是一个致命的转折点?

过度依赖淘宝风险大 开发广告收入

淘宝对电商导购站的戒心增强,源于美丽说和蘑菇街的增长曲线迅速上升。

蘑菇街公关人士向腾讯科技透露,该公司每月从淘宝联盟分成的收入为万人民币。这一宣传数字略有夸大,腾讯科技从不同渠道获得的数据相互印证后获知,蘑菇街近期从淘宝联盟获得的月分成,扣除给淘宝10%的技术服务费后,约近400万;其主要竞争对手美丽说实际到手的月分成约在600万左右。

据了解,蘑菇街总收入的%来自淘宝分成,其他收入主要是兰蔻、美宝莲等客户投放的展示广告(CPM),目前其营收为持平或略亏,主要成本为运营、推广和员工薪酬。

美丽说没有透露淘宝联盟分成占总收入的比例。但腾讯科技通过其他渠道获悉,淘宝联盟分成约占美丽说总收入的%,由于组建了庞大的销售和商业运营团队,因此美丽说广告客户的数量和形式也比蘑菇街更多。

电商导购站并非没有意识到收入受制于淘宝的风险。美丽说去年完成C轮融资后不久,即邀请百度销售总监杜郭伟加盟担任副总裁,并组建了规模超过20人的商业产品与销售团队。该团队的主要工作内容就是研发适合销售的产品内容,并通过组建专业的销售团队挖掘广告客户。

由杜郭伟领导的团队目前已为美丽说贡献了30%-40%的收入,每月约300万左右。除了展示广告之外,美丽说还开发了类似hao123的广告位竞拍系统,广告客户可以在站内暗拍连衣裙、化妆品等关键字,获得美丽说站内的推广位。

杜郭伟向腾讯科技透露,美丽说的品牌客户加起来已经超过50家,包括雅诗兰黛、欧莱雅甚至京东、华为、联想等。收入的增长也远远超过了年初预期,但其未透露具体增幅。

推广成本高 后续融资是关键

电商导购站由于既没有百度等成熟公司所建立的流量护城河,也缺乏豆瓣等社区站的强用户粘性,商业模式严重依赖外来流量,这使其很难摆脱巨额推广成本。无论是蘑菇街还是美丽说,每月都需要投放大量络广告。

熟悉内情的电商业内人士向腾讯科技指出,美丽说每月推广费用约为数百万,今年推广高峰时甚至每月接近千万量级。大手笔推广虽然带来了可观的流量,但一旦停止或减少广告,流量就会下降,这意味着用户转化率低,本质上仍是个烧钱游戏。

美丽说、蘑菇街一方面要应对淘宝的打压,一方面又要面对巨大的营销推广成本与非淘宝收入缓慢增长的矛盾,现在来看,虽然概念备受追捧,但是背后却隐藏着诸多危机。互联分析人士靳继磊向腾讯科技指出,电商导购站的商业逻辑源于电商大爆炸、碎片化的信息急需梳理,如何实现信息增值的同时,能够在渠道之外构建自主竞争力是一个将来面对的挑战。

要坚持到光明时刻到来,美丽说和蘑菇街们不得不继续烧钱。自去年底完成B轮融资后,蘑菇街近已启动C轮融资计划。而美丽说去年完成B轮与C轮两轮数千万美元融资后,仍嫌资金不够,同样于近期启动D轮融资计划。

淘宝会留给他们做大的机会吗?

2016年济南社区A轮企业
2013年烟台体育企业
2009年西安文创教育天使轮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