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归真堂开放日专家避谈敏感话题被疑是公关秀

2018-11-01 09:56:50

归真堂开放日专家避谈敏感话题 被疑是公关秀场

据中国之声《纵横》报道,归真堂上市风波由来已久,“活熊取胆”企业和动物保护组织之间的对立越发激烈,就在昨天,事态有了新进展。上百名媒体涌进位于福建省惠安县的归真堂生物园,这家被质疑“活熊取胆”的制药企业,希望通过向媒体敞开的方式,扭转被质疑的局面。尽管众多分批观察了归真堂的“科学活熊取胆”现场,可针对活熊取胆的质疑,却没有因为一次观摩而停止。   “活熊取胆”企业由于长期自我封闭,并不被外界所了解。本次归真堂的“灭火行动”,才揭开了谜底。归真堂依靠黑熊积累财富,却也因为黑熊,被推到社会舆论的风口浪没尖。开放养熊场欢迎公众参观,归真堂希望获得社会的了解和信任。   取胆汁现场黑熊较显安静 只顾埋头舔食   当天早上7点40分,被引入养殖基地的一处工作间,两侧铁笼里关着若干成年黑熊。注意到:当饲养员进来后,笼内的黑熊都表现相当活跃,或者可以形容为野性十足。   工作人员:这个熊的叫声是它一个正常的反应,一个是它要出来吃东西的,看见食物,看见饲养员了,第二个它用它的叫声来确定他对食物的所有权。   黑熊居住的铁笼前有一个凸出部分,现场工作人员解释,每次提取黑熊胆汁时,黑熊先要钻进这段凸出的铁笼,令感到意外的是,刚刚异常兴奋的黑熊,钻进这段窄小的铁笼之后,和之前相比明显平静,只顾埋头舔食眼前的食物,仿佛对正在插入的导管没有太大反应。   工作人员:我们工作人员对它的篓口进行清洁,拿出我给大家介绍的引流针,插入篓口,胆汁从中空的管子里流下来,在取胆汁过程中,我们的熊的体态平稳,它的意识、行动是正常的。   好像圆珠笔芯粗细的导管,插进黑熊腹部的瘘口,大约5分钟的时间,呈黑色的胆汁顺着导管流到黑熊体外。在取胆汁的操作过程中,现场工作人员对的提问均出言谨慎或者干脆谢绝采访,除了实地观察,交流的对象也只有。   现场采访一问三不知 多数媒体不买账   事先归真堂方面承诺和社会公众人物均可以参加22号的开放日活动,然而现场统计发现,当天开放日的观众只有媒体。原本高调宣布参加开放活动的亚洲动物基金,在临出发前,被告知不得参见本次活动,于是在生物园现场,众多只能看到、听到归真堂公司提供的内容,若要采访员工,听到多的回答则是“不清楚”。相当一部分媒体对归真堂的安排并不买账。   媒体:我觉得质疑仍然会质疑,因为我想知道的东西都没有得到答案,个生产过程是不是每次都像这样,第二个它的规模现在到底有多大,第三个关于熊除了引流之外它们的生活是不是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这样,这都是没有答案的。    还有坦言,仅仅一次单纯的现场观摩,不可能打消所有人对活熊取胆的质疑,现在不是下结论的时候。   媒体:判断我觉得还是不敢下这个结论吧,因为首先在或者视频或者上流产的,首先我是没有亲眼看到,我现在看到的我也不知道我看到的就是真实的,我不敢下这个结论,我也不是熊我也不知道他舒不舒服。   离开养熊基地前,带队的工作人员给每个都发了一份《归真堂养殖基地开放日意见征集表》,要求填写以后上交。   对此,广州一家媒体的在微博上提出疑问:“在全程采访的一问三不知、被安排参观后,媒体被归真堂安排了一次问卷调查。大家拒绝填写。看了这问卷,你觉得是公关公司下套想让媒体为活熊取胆集体背书吗?”   座谈会专家支持“活熊取胆” 为归真堂辩护   那么。归真堂的开放行动,究竟是不是答疑解惑?根据归真堂公司事先安排,户外观摩结束后,所有被拉回出发地,这次主办方请来16名中医药学和动物学的专家出席。通过专家的情况说明,不难发现,这些专家完全支持“活熊取胆”:比如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周超凡,首先就介绍了熊胆粉的各种功效,包括清热,平肝,明目等等。熊胆粉是否可以由人工产品替代的问题已经争论多年。现场多位专家都表示,目前还无法完全代替。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人工熊胆研制已经持续多年,但在场专家仍然坚持认为,天然的就是的,甚至完全避开人工熊胆的称谓。   专家:如果能有替代品,那是的。象人工麝香,人工虎骨,都可以相对的替代。但是大家都知道,还不能完全替代。比如说刘海若,一个植物人,被英国宣布脑死亡了,回到中国现在能重新上台了,她吃了什么药呢?安宫牛黄。现在你们都知道,93年以前的安宫牛黄都炒到一万多块钱一丸。为什么呢?因为那个药有效,那里边都是天然的。   而对于活取熊胆过于残忍的质疑,福建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研究院副院长张松富坚持不同意见。   张松富:现在这种养熊取胆应该讲已经到了第三代了,代是杀熊取胆,第二代是插管子,挂袋子,包个铁板,那是在虐待动物。现在早就成为历史了。我们现在是无痛地引流取胆。所以在这一点上,应该看到我们在进步。还要进一步的提高,比如这个手术怎么做微创,减少它的痛苦。   随后的座谈会一度火药味十足,媒体与归真堂公司管理层在活熊取胆到底疼不疼的问题上发生争执,而归真堂所养黑熊的健康状况、熊胆粉是否存在有害物质、黑熊大量服用抗生素等问题却并未被提及。一场座谈会兼发布会草草结束。又过了一小时,归真堂公司的主要质疑者--亚洲动物基金会在距离会场不足一公里的场地发布消息,拒绝归真堂提出的为该组织人员单独“开放”的建议。   一次开放日并不能打消所有人对“活熊取胆”的质疑。这场争议恐怕还将继续下去。能够确认的是,如果没有新的规则出台,这些生活在笼中的黑熊,可能一辈子都逃不脱充当工具的命运。   (杨钧天 柴华 梁卫浩)

水陆挖掘机租赁
转运货架
粉蜡笔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