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普利策奖得主约翰马尔科夫专访人工智能的未

2019-03-12 01:05:15

约翰·马尔科夫(John Markoff)是《纽约时报》高级科技,被誉为“硅谷大王”。他对互联发展有着惊人的洞察力与敏锐度,并长期专注于机器人与人工智能领域的报道。2013年,他因为关于劳动力与自动化的报道而获得普利策奖。2016年1月,本刊就人工智能对商业、社会以及企业发展的影响对马尔科夫进行了专访。

TBR:您觉得人类和智能机器人之间关系的本质是什么?

马尔科夫:人类总是对自己不知道原理的东西感到恐慌。但是机器人毕竟是人类设计的,它们自己并没有独立的意识。机器人之所以变得强大,也是因为背后工程师设计的算法精妙。当有一天,我们身边到处都是机器人说话时,我们也可以将它们设计得只可以讲真话,这样我们就不会被欺骗,不会被操控。

TBR:我们日常生活中到处都在利用计算机算法,简单的就有谷歌智能搜索、亚马逊推荐书单、垃圾邮件过滤、金融数据分析系统,等等,您说的人工智能和这些有什么不同?

马尔科夫:他们是不同的,简单说,人工智能会带着立场。我们得有意识地去想,这个机器是站在自己这一边,还是为其他人服务。所以关于刚才那个问题,对于人类和机器人的关系,我真正担忧的是,究竟是谁在建造这样的机器。在美国,随着机器变得越来越强大和有影响力,这将是一个越来越尖锐的问题。

比如说,Facebook的一项研究显示,机器的算法将影响选举投票的结果。因为软件的算法可以决定你将呈现给人们什么样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将会影响人们的选择。所以当我不了解是谁在为我筛选和呈现信息时,其实是机器在帮我投票,或者说是这个络(如Facebook)在帮我投票。而这对美国的民主发展来说将是非常危险的。同样,人们是购买产品A还是产品B,其实站背后会有很多数据来研究你的行为,他们可以引导你做出他们想要你做出的选择,那这就不同了。

TBR:您在书中也提到,人工智能涉及到很多伦理层面的问题。

马尔科夫:是的,我们人类怎么设计机器人,它们就怎么做,所以关键是由谁来设计,怎么设计,这其中也包含了信任的问题。通过无人驾驶车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得更清楚,也就是司机是否该信任无人驾驶车或信任工程师写的程序。这是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正如美国那场的争论:电车难题(Trolley Problem),当惨痛的牺牲在所难免时,该如何选择?无人驾驶汽车程序应该设计保证车里人的安全,还是保证行人的安全?换句话说,作为同时是行人也有可能是车主的你,愿意生产商制造哪一款车?这就是伦理方面的问题。

TBR:很多人担心智能机器人的普及会带来失业率的提升,甚至社会动荡,您怎么看?

马尔科夫:在我刚开始研究的时候,我也非常担心。很多人工智能的反对者都会说,它们的出现会夺去我们所有人的职位。我之前有报道过一篇文章,讲一个软件如何代替了律师。这样的软件可以代替人来阅读文件。很明显机器阅读要比人类阅读做得更好。特别是大型的法律事务所,里面雇佣了成千上百个律师,他们要阅读上百万的法律文书,而这些问题都可以被软件解决。我逐渐开始相信,人工智能技术将会逐渐替代很多人类现在的工作。是的,他确实会减少很多我们现在的职位,他可能会使上百万的人在一夜间就丢失了工作。当然,就在前6个月,已有一系列的研究发表出来,证明人工智能的影响正在逐渐放缓,特别是那些能一夜之间带来巨变的影响,我们可以不必像之前那样恐慌。

更重要的是,经济总是在变化的,我现在十分认可经济学家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所说的,技术只是会摧毁职位,但是不会减少工作。两年前牛津大学有人研究,认为在未来10年内,人类目前的50%的工作都有可能消失。但是从现在看,这些观点并不正确。因为我相信,总会有更多新的工作被创造出来。比如说,

普利策奖得主约翰马尔科夫专访人工智能的未

在10年前,谁会想到有成千上万的人做SEO(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搜索引擎优化),它之所以存在是因为络搜索的出现。

TBR:是不是有了智能机器人,它们的那份工作就不再需要人力了?

马尔科夫:并不是。我可以给你举个丰田(Toyota)的例子。作为一家的汽车制造商,丰田现在又将人工重新加入到生产流水线上。因为他们发现,机器人不会处理程序没有涉及到的地方,他们自己并没有创造力。所以他们需要引进人工,其实这也变成了智能增强的思路,就是利用机器来提高之前生产流程的效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